青岛静康肾病医院网站logo
首页 > 肾病康复纪实 > 尿毒症(肾衰竭) > 在北京透析的尿毒症女子 来静康摆脱透析了

在北京透析的尿毒症女子 来静康摆脱透析了

——2016.07.14

   主管大夫:孟艳玲      会诊专家:王铁民 邵德宾 石建生

  今年30岁的贾彦(化名)是山东聊城人。近两年来她一直贫血,可未曾在意。2014年1月,贾彦浑身乏力,恶心、呕吐,去当地县医院检查,血肌酐670umol/L,被诊断为肾功能衰竭。

  “平时好好的一人,怎么会突然患上肾病呢?”贾彦不相信,随后一连去了济南两家大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血肌酐的数值都与之前差不多。可贾彦还是不愿接受这个结果,接着又去了北京。在北京一家综合性的三甲医院,检查显示,她的血肌酐已经达到800umol/L多,病情发展到了尿毒症。

  看到多次检查结果一致,且病情还在进展,贾彦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服药一个月,她回院复查,血肌酐接近900umol/L,不但没能控制住上涨势头,而且被告知:现在必须透析。

  自从诊断出肾衰竭后,贾彦通过多次上网搜集资料,已经对透析有所了解。她知道透析不是治疗肾病的手段,副作用大,后期透析次数越来越多,生存质量很低,肾脏萎缩废用。因此,她不想透析。

  贾彦说:家人也想过给她换肾,但是父母都患有糖尿病、高血压,不具备换肾的条件。买肾换肾都需要高昂的费用,而且换肾后的平均生存期,也只有五年。贾彦一想到自己的病情,就十分伤心:“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七岁,另一个才两岁,如果没了妈妈,以后该怎么办?”得了看不到明天的尿毒症,贾彦濒临绝望。

  有没有不透析的医院?当时北京一家专门治疗肾病的医院,给贾彦带了希望。咨询的大夫告诉她:“到我们这,不用透析,也可以给你降下肌酐。”贾彦听说后,立即去了那家医院。然而事实情况是,住院8天,医院通知她“你的病情危急,不透不行。” 看到病情不断进展,万般无奈的贾彦,只好听从医生的建议,做了静脉置管手术,开始透析。  

贾彦脖子上曾插透析管的位置(如今摆脱透析,伤口完全愈合)
贾彦脖子上曾插透析管的位置(如今摆脱透析,伤口完全愈合)

  透析后,贾彦虽然症状有所缓解,但她不想自己以后就依靠透析活着,便四处寻找摆脱透析的办法。通过网络,她发现在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有许多与她一样的尿毒症患者,通过独特的治疗,成功摆脱了透析。

  “反正在这里也是透析,干嘛不去青岛试一试?”贾彦抱着这样的想法,2014年5月20日,进入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当时她乏力、恶心、纳差、面色萎黄。

  一入院,贾彦就问主管大夫孟艳玲能否摆脱透析。孟大夫告诉她,因为她在北京开始规律的透析,不能贸然停止透析,要综合专家的诊断和后续治疗情况,再来确定能否摆脱透析。当时贾彦血红蛋白91g/L,透后第三天的血肌酐659umol/L。

  静康肾病医院的王铁民院长、邵德宾教授、石建生副院长为贾彦进行了联合会诊。中医诊断其病情为:虚劳,病机为:气血阴阳俱虚,湿毒蕴结,西医诊断为:尿毒症、肾性贫血(贾彦多年的贫血,是由于肾病引起)。随后,专家根据病情,为她制定了“循经护肾疗法”中西医用药方案。治疗包括做循经护肾治疗仪、中药泡脚、中西药口服、中药灌肠等。  

正在接受循经护肾治疗仪治疗的贾彦
正在接受循经护肾治疗仪治疗的贾彦

  贾彦说:一开始做治疗仪没感觉,做了几次后,身上就开始出汗,肚子咕咕响。治疗几天,她排出了黑黄黑黄的大便,困扰她多年的腹胀情况明显消失。随着治疗开展,贾彦的乏力减轻、恶心情况改善,面色改善,食欲好转。最让她感到欣喜的是,透析间隔从入院时的三天一透,逐渐拉长到一周一透。这让贾彦越来越有信心。2014年6月18日,出院时,她成功拔掉了透析管。

  回家巩固治疗20多天,2014年7月8日,贾彦回院复查时,在没有透析的情况下,血肌酐降至575umol/L,血红蛋白105g/L。静康肾病专家告诉她:继续治疗,可以不用透析了!

  这一结果让贾彦十分兴奋,仿佛灰暗的世界有了阳光,她感觉未来的生活终于有希望了。(责任编辑:周林)

       后记:2014年8月19日,贾彦第二次回静康肾病医院复查,没有透析的情况下,血肌酐已经降到482umol/L。

  更多摆脱透析尿毒症患者病例

乳山宋文传 尿毒症摆脱透析正常生活

肌酐1034到361 尿毒症病人摆脱透析

于德生尿毒症康复十年后记(女儿陈述)

肾病咨询

性别:
>> 请详细描述您的症状或写下咨询问题,我们将在2小时内与您联系!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病友咨询
      
    免费咨询电话:400-618-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