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静康肾病医院网站logo
首页 > 肾病康复纪实 > 尿毒症(肾衰竭) > 三个月血肌酐800降到99,感谢他把我母亲从尿毒症死亡边缘拉回!

三个月血肌酐800降到99,感谢他把我母亲从尿毒症死亡边缘拉回!

——2017.07.26

    今年七月初我正式大学毕业了,结束了16年的学生生涯,即将踏上我人生新的旅程。论文答辩结束后,我给远在家乡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已经毕业的好消息,以及接下来要投身于医学事业的打算,在电话里,我父母显得很高兴,毕竟对于一个乡村普通家庭来说,能供出一个大学生不容易,我也下定决心,毕业之后积极投身于医学事业,用我的专业技术来帮助更多饱受疾病困扰的家庭。

之所以决定投身医学事业,一是因为我大学读的医学院,二是因为受我全家一位恩人的影响。我的母亲三年前曾经患上尿毒症,一度徘徊在死亡的边缘,要不是被青岛一位医术高超、充满仁爱之心的肾病名医救了性命,也许我的母亲早就离父亲和我们三姐弟而去,不经历苦难,也就不知道生命的可贵,所以我们全家一直非常感谢把我母亲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这位仁医——青岛静康中医肾病医院的王铁民院长,现在我母亲是经他之手康复的数万粉丝中的一员!作为她的女儿,我今天将母亲的康复经历告诉广大肾病朋友们,也希望同我母亲有一样经历的肾病朋友,都能够走出尿毒症的死亡魔咒!

在线咨询 王铁民院长

我家住在贵州思南的一个小乡村,三年前我的母亲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20144月里的一天,母亲给我打电话,说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劝她去医院检查一下,但是母亲怕花钱,就说没什么大事,吃点药就好了。几天后,父亲打电话告诉我,说母亲突然出现尿频、尿急、尿痛症状加重,腰痛得厉害,浑身没力气,还吃不下饭,小肚子胀痛,高烧更是达到40℃。母亲被送往当地医院紧急输液后,虽然退了烧,但仍食欲不振,吃什么都吐。

(我母亲刚入静康时的检查指标)

开始家人以为母亲患了膀胱炎,可没过不久,就发现母亲的小便颜色发黑,如酱油色,我向学校请了假,匆匆赶回家里,带母亲去贵州思南医院检查,一查血肌酐856umol/L,尿素氮38mmol/L,被诊断为尿毒症!

在线咨询 王铁民院长

这一检查结果如晴天霹雳般,当我们一家人陷入了绝望之中,贵州思南医院的医生告诉我们:我母亲必须马上接受血液透析,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可当我们向医生了解到,所谓的透析治疗,只能给我母亲暂时维持生命而已,对病情起不到丝毫治疗作用,而且像我母亲这种情况,一周要去县医院透析三次,每次的透析费用大概几百块,我的父亲身体并不好,家中姐弟三个也都在上学,家里的情况根本承担不起这高昂的透析费用……

我当时就对我父母说,大学我不上了,我出去打工给我妈看病,一听说我要退学,我母亲当时就急了,说什么也不肯治疗下去,吵着要回家,说不治了,治也治不了什么的。我知道母亲是怕我放弃学业,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就这样半途放弃,我也有点舍不得,但是一想到母亲的病……我又不能这么自私。

在线咨询 王铁民院长

当时的我真的无比绝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苦恼之下,我打电话给我大学里关系处得挺好的一个老师,向她诉说我家里的烦恼,我老师一听说我家里的情况,就安慰我说不要着急,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这病一定能治疗的,然后答应帮我查查能治疗尿毒症的医院。

过了没几天,我老师就带来了好消息,老师说青岛有家静康中医肾病医院,医院的王铁民院长有项获得国家专利和发明奖的“循经护肾疗法”,据说治疗尿毒症疗效不错。在老师的推荐下,我先是通过电话与静康肾病医院的门诊医生联系,在咨询了我母亲的相关病情之后,决定带我母亲前往青岛治疗。

说实话,当时决定去青岛治疗,我们全家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因为我大学期间读的是医学院,比较相信西医,而且并不相信什么所谓的“医学奇迹”,在我看来,那么多家医院都束手无策的尿毒症,并不见得能让那位王铁民院长治好。但是为了我的母亲,有一丝希望,我们全家也要去尝试的。

在线咨询 王铁民院长

(李主任为我母亲检查身体)

我记得是20144月的最后一天,我陪我母亲从贵州远赴青岛,刚到青岛静康肾病医院时,我母亲感觉胸闷、憋气严重,食欲不振、浑身乏力,甚至出现了心衰的危急情况,排出的尿液也是黑色的,里面还有血丝。静康肾病医院的医生对我母亲进行全面检查,结果显示我母亲的血肌酐高达800umol/L,尿素氮32.78mmol/L,尿酸766 mmol/L,磷、血糖、甘油三酯等指标都高出了正常值,各项指标已经达到西医的透析指征。

当时静康肾病医院的医生并未夸下“不透析就能治好尿毒症”的海口,主治医生李国栋主任先是详细地和我说明了我母亲目前的病情,在李主任的询问下,我告知了想要不透析,接受保守治疗的想法,我把母亲不愿透析的苦衷告知了李主任,李主任也很理解我们。

在线咨询 王铁民院长

随后李主任请青岛静康肾病医院的王铁民院长为我母亲会诊,王院长经过综合问诊后,告诉我们,我母亲的病情虽然已进入尿毒症期,但病史较短,尿量基本正常,肾功能也并非完全丧失,所以在应用“循经护肾疗法”,中西医结合治疗之后,还是有望在不透析的前提下,逐步恢复肾功能的。

(我母亲正在静康做循经护肾治疗仪)

王铁民院长的一番话,让我们全家顿时燃起了希望,也让我母亲有了治疗下去的信心。在静康肾病医院接受“循经护肾疗法”系统治疗期间,母亲的一系列变化让我惊喜不已,先是慢慢有了食欲、气色改善,后来肉眼血尿的情况也逐渐消失。

为了明确保守治疗的疗效,19天后,李主任为我母亲安排了一次复查,检查结果显示,我母亲的血肌酐由入院时800umol/L降至230umol/L,尿素氮由入院时的32.78mmol/L降至12.54mmol/L,尿酸、磷、血糖等指标都恢复了正常!

 

在线咨询 王铁民院长

这个结果让我们全家都惊喜不已,继续巩固治疗10天,我母亲再次复查血肌酐降至138 umol/L,尿素氮降至9.79 mmol/L,都接近正常值,就连入院时的心衰情况也都消失了,这等于我母亲完全被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静康与我的母校共同为我募捐了医药费)

最让我们感动的是,王铁民院长得知我们家境困难,还特地为我母亲申请了肾爱救助基金,减免了五千元的治疗费用,我们医学院的老师和同学们得知我家的情况,也为我母亲募捐了一万多元,这来自多方的关怀,让我们全家人都十分感动,出院的当天,我特别订制了一面锦旗,送给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的王铁民院长以及医护人员,来表示我们全家深深的感激,而锦旗上“医术精湛 转危为安 待患如亲 关怀备至”十六个大字,就是我对王院长与静康中医肾病医院的最中肯的评价。

(当时我母亲出院前,我们为静康肾病医院送了一面锦旗)

在线咨询 王铁民院长

出院时,王铁民院长特地嘱咐我,我母亲的病情已经进入平稳期,但也并不代表已经康复,目前血肌酐与尿素氮指标仍偏高,出院后还要继续用药巩固治疗,这对于我母亲病情的康复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之后王铁民院长为我母亲制定了巩固方案,还特地嘱咐,饮食、生活习惯上要多加注意,有任何问题可以通过王铁民院长助理的微信Jkyyxiao(长按复制)询问,并定期复查,这才会有康复的希望。

出院后,我母亲在王铁民院长助理微信Jkyyxiao(长按复制)的建议下,开始以科学的养护方法养护肾脏,期间有任何不懂的问题,都会在微信上咨询,看到母亲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我也安心的返回了学校,继续我的学业。

三个月后,母亲打电话来告诉我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女儿,妈妈这次复查,血肌酐降到了99,尿素氮降到了5.49 ,各项指标都已经恢复正常了,妈妈真的康复了!”母亲告诉我,出院后,她就一直关注指导王铁民院长助理微信Jkyyxiao(长按复制),王铁民院长助理每天都会更新很多肾病饮食与养护的相关知识,从她的微信里面,我的母亲学到了不少,也避免走复发的错路。

在线咨询 王铁民院长

听到这个好消息,我激动地留下了泪水。真的好感谢王铁民院长,感谢静康肾病医院,感谢我母校的老师同学,是他们的无私帮助,才让我母亲有了康复的这一天!作为一名被无私帮助过的尿毒症患者的女儿,我无以回报,只能把王铁民院长助理的微信号Jkyyxiao(长按复制)推荐给大家,希望王铁民院长助理的微信号Jkyyxiao(长按复制)能受益于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尿毒症患者,望大家都可以通过王铁民院长助理的帮助,摆脱透析,回归正常的生活!今后的我也将投身医学事业,为广大群众的健康奉献自己的一生!

 

肾病咨询

性别:
>> 请详细描述您的症状或写下咨询问题,我们将在2小时内与您联系!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病友咨询
      
    免费咨询电话:400-618-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