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静康肾病医院网站logo
首页 > 尿毒症专题 > 理论基础 > 理论基础 > “循经护肾疗法”课题组组长王铁民电视专访

“循经护肾疗法”课题组组长王铁民电视专访

——2011.10.18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健康超市》

公礼:丛丛,你有没有听说过肾病、尿毒症呢?

丛丛:这种病我还真听说过,听说得了这样的病会很麻烦,并且还很难治疗。

公礼:你说得没错,所以在医学界有很多学者一直在研究这种病,希望能够通过相应的办法来治疗,为患者减轻痛苦。告诉你啊,在咱们青岛也有这样一位医生,他和肾病打了多年的交道,今天咱们《健康超市》就给大家讲讲他的故事。

画外音:

正在查房的这位便是今天的主人公,他叫王铁民。像这样的查房,已是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王铁民今年47岁,老家潍坊青州,干医生这个行当已有23年。对于医生这两个字,王铁民有自己的理解。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王铁民看病有三不:第一,喝酒之后不看病;第二,累了之后不看病;第三,把握不准不看病。

王铁民:

特别是在中午十一点以后,经常跟病人说:我的脑袋不是一个电脑,它是一个活生生的一个人体,每天上午我能看上四十多个患者,已经不错了。这四十多个患者,我都是用心去看病,不能说去应付病人。

画外音:

“不能应付病人”、“用心看病”,这是王铁民坚持的原则,也是他一直以来对患者的负责,王铁民说小的时候有很多理想,但在山东中医药大学经过五年的学习之后,便注定和医疗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1988年毕业后的王铁民被分配到了潍坊一家公立医院,一干就是十年,但工作当中的一次机遇却让王铁民甩手扔掉了这个铁饭碗。

王铁民:

35岁以下,要选拔年轻干部,到县级挂职副县长锻炼,表都填完了,都推荐上去了,后来毅然决然地放弃了,选择了自己的专业。

记者:

后悔过吗?

王铁民:

应该说没有,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专业路子,走到今天,我问心无愧。

画外音:

为了坚持梦想最终舍弃了副县长,王铁民说从来没有后悔过,他知道自己还是愿意当个医生,已经天天习惯了查房的工作。也就是在那一年,他受聘到了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没想到,这次变动却让他进入了另外一个新领域。

王铁民:

根据这个临床的发展,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以后,我们又开始朝着世界性的疑难顽症——肾病、尿毒症方向做研究。

画外音:

肾病、尿毒症作为世界性的医学难题,对于刚刚接触这方面的王铁民来说,攻克肾病又谈何容易啊!关于肾病,王铁民了解到:西医的治疗方式就是透析和换肾,但他能够理解,透析和换肾对于患者来说,要忍受极大的痛苦,另外,巨大的治疗费用是众多患者最终放弃治疗的原因。

王铁民:

必须要有充足的经济保障,每年的透析费10万多元,对于我们中国的老百姓,不是一般的消费。

画外音:

正是有了这方面的考虑,原本学习中医的王铁民开始思考如何应用中医技术来治疗肾病、尿毒症。但王铁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发现用中医的办法来治疗这种疾病在国内还没有成熟的案例,这让王铁民苦恼了很长时间,但他心里明白,上千年的中医技术博大精深,一定能够找到一条治疗肾病的好办法,为此王铁民天天泡在书堆里。功夫不负苦心人,中国医学宝库经典著作《黄帝内经》中的一句话启发了王铁民。

王铁民:

“外治之药即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就是外用药和内服的口服药,它的作用是一样的,就是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即内治之药,所不同的就是方法不统一而已,就是基于这么个原因,我们一直在探索,一直在研究,能不能找到一条有效的措施,能把药物有效成分发挥到肾脏,而避免这种副作用。

画外音:

“内病外治”有了中医技术作为治疗基础的思路后,王铁民就没有停下来,一直寻找一种能够实现有效治疗肾病的途径,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和论证,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终于,2003年,一个以中医技术为基础,专门治疗肾病的仪器——循经护肾治疗仪诞生在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

“循经护肾治疗仪”,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应用中医技术和这种方法来治疗肾病在国内还不多见。在做了大量临床试验的基础上,王铁民把这项技术申报了国家专利。

王铁民:

这个治疗仪,我们申报了国家的专利技术,我们又做了大量的临床试验,我们做了上万例的临床观察,和我们中医的基础,中医的理论,和我们想象的是非常吻合的,最终体现在病人的疗效上。

画外音:

“循经护肾治疗仪”让王铁民很兴奋,在他来讲这是中医文化的又一种延伸,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中医的治疗方案,能够给更多的肾病和尿毒症患者减少痛苦,这是让王铁民最高兴的事。2005年秋天王铁民迎来了一位来自内蒙古的医生,但这位医生来找王铁民不是为了治病救人,而是来求医问药。

王铁民:

内蒙古的一个主治医师,他本身自己做内科临床,他是糖尿病肾病,水肿的前提下,小便量只有500ml左右,整个腹腔,整个下肢是高度浮肿的。他来了以后,通过我们的循经护肾治疗仪,把活血化瘀、健脾益肾、利水的药物导入肾脏以后,通过经络循环,循环到肾脏,发挥作用以后,三天,小便量提高到2700ml每天。这就是活生生的实例。

记者:

他还在医院吗?

王铁民:

这个人已经回家,现在已经康复的非常好了。

画外音:

没想到一次治疗让医生和患者之间成了朋友,为了听一下康复后的喜悦,于是我们拨通了这位“医生患者”的电话。

记者:

刘大哥,您好!

康复患者:

你好

记者:

你现在是在哪里?

康复患者:

我现在是在内蒙古,我得这个糖尿病肾病综合症已经五六年了。当时因为得这病,因为我本身是医生,我就非常清楚,我得这个病,西医是根本解决不了的。但是真的没想到,王院长用中医能把我这个病,治到现在这个程度,指标现在非常好,包括生活工作,现在都非常正常。

画外音:

静康医院位于山东青岛,本来这个美丽的城市便和海洋有着不解之缘,而王铁民的“循经护肾疗法”又让更多的肾病患者对这个城市增加了关注。

这里是静康医院的住院部,每天有很多患者在这里接受治疗,他们也都是王铁民的好朋友。

王铁民:

效果怎么样?

德州患者:

我感觉效果挺好

记者:

是不是心里也踏实了?

患者家属:

来的时候,急得我了不得。他(患者)觉着挺好的。

患者:

来的时候肿,这(小腿)肿得了不得,现在没事了。

画外音:

就在病房的最南侧,记者还见到一位来自四川的大哥。

记者:

感觉这个效果怎么样?

四川大哥:

效果还不错,我这是第二次过来了。过来再复查一下放心一点。我们在当地也有这种医院,当地是吃西药,这里是中药治疗,中药要全面一点。(现在)可以自理,各方面都不错,准备来几天就回家了,饮食比较规律了,(医生)工作挺细致的,照顾得挺好的。

画外音:

就在这个病房里,王铁民曾经用中医的办法治疗过很多患者。

对每一位患者,王铁民都很用心。2009年王铁民接待了一对夫妻,就是这对患者,让王铁民流下了眼泪。

静康医院周志刚主任介绍:

从农村来的,女性是患者,两个人有条件的情况下,就吃一点咸菜,没有的话,就是就着白开水吃。这个事我们王院长见到以后,也留下了自己的泪水,(嘱咐我们)用最好的方法,最经济的用药,把这个老人的病要看好。

画外音:

王铁民从来都把患者当做自己的朋友,他希望每位肾病患者都可以应用中医疗法减轻痛苦,都能好好的生活。

生活当中的王铁民平时喜欢打球、垂钓、爬山、到海边散步。这些爱好让他的身体始终保持着良好的状态。用他的话说:“只有自己的身体好了,才能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记者:

这还习惯早晨到大海边来看看海?

王铁民:

起得早,就尽量早上出来锻炼锻炼,看一看大海,欣赏欣赏太阳出来的那一刻钟,红红的,想火球一样的,标示着人生的一个起点。

 

王铁民解读“循经护肾疗法”

记者:您能不能谈一谈“循经护肾疗法”帮助患者摆脱透析的关键所在?

王铁民:这里有三个关键。

  关键1:找到并解决导致肾病的根源。造成肾病的原因很复杂,如果不搞清原因,只是单纯的解决肾脏的问题,就会走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今天解决、明天复发的怪圈。因此必须找到根源,从源头上解决问题。通过对数万肾病病例的分析研究,基本上摸清了造成肾脏疾病的主要原因是“脾肾亏虚,湿浊淤阻”,有针对性的加以解决,从疾病的源头治疗疾病,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就好比一块木头,在潮湿阴暗的环境中很容易长霉,如果我们仅仅解决木头的霉变,而不去解决潮湿和阴暗,即使霉变暂时控制,用不了多久霉变还会长出来,久而久之木头就会腐朽。因此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木头的问题,就必须首先解决潮湿和阴暗。

  关键2:调动人体的其它器官参与排毒。得了病要休息,通过休养生息,调动自体免疫力与病魔斗争。但是由于肾脏的主要功能是排毒,得了肾病体内的毒素因无法排除而不断地向肾脏发出排毒信号,肾脏得到信号后继续努力地带病工作,这时候如果我们再用药去治疗,会给肾脏带来更多的工作压力,使病情不断加重,形成恶性循环。研究发现通过药物刺激打通经络后,一方面体内的毒素可以通过经络的运行从呼吸道、皮肤、肠道排出,从而最大限度的减轻肾脏的负担,使肾脏得以休养生息,为进一步的治疗做好准备;另一方面可以把药物的有效成分,通过督脉吸收、经络运行,送到肾脏,在患者不能吃药,不能喝水,输液打针都不行的时候,来保护和治疗他的肾脏,达到治肾救人的目的。

  所有的患者用上循经护肾治疗仪,都说原来怕冷,现在由内到里的热,原来毛孔紧闭,现在大量出汗,原来尿少甚至没有尿,现在尿逐步多了,这就是在替代肾脏进行排毒。我们课题组称之为“绿色透析”。

  关键3:逐渐激活、修复肾细胞。医学界通常认为,肾脏病三期以后则无法逆转,所以到了尿毒症期,要么终生透析,要么换肾,没有别的出路。我们就是要帮助患者减少甚至摆脱透析,尽一切可能保肾治疗。

  患者即使到了尿毒症期,其实还是有一部分残存的肾单位的,只不过大量的免疫复合物聚集,堵塞了肾小球基底膜,一部分肾单位坏死,整个人体的水液循环在肾这个部位堵死了,不通了。我们将激活肾脏功能的药物特效成分,通过经络循环输送到肾脏及五脏六腑;将无毒副作用的口服海洋药物和中药有效成分配伍,通过血液循环输送到肾脏。通过针灸、按摩、敲击与肾脏相关的经络、穴位,对肾脏产生积极的影响。三管齐下,起到健脾益肾、温补命门、活血化淤、祛淤生新、利水排毒之作用;达到增加肾脏血流灌注,促进新陈代谢,改变肾脏病理结构,将肾小球基底膜清理干净,提高肾小球滤过率。

  通俗一点说就是让患者的水液动起来,加快循环,我们知道水流慢沙子才会沉积,水流快沉积的沙子也会被冲走。原来沉积在肾小球基底膜的免疫复合物,随着水液和血液循环加快被带走,肾就通了,肾通了,原来残存的肾单位就解放了,就能够部分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再加上循经护肾治疗仪的辅助排毒,肾脏病患者完全可以长期的无忧无虑的生存。

记者:这太惊人了,您能不能再谈谈为什么叫“循经护肾治疗仪”?

王铁民:这台治疗仪的工作原理是:将药物加热后,通过远红外和永磁的共同作用,将药物的有效成分送到督脉,然后使用电磁波不断地刺激任脉、足太阳膀胱经等经络参与吸收和运行,最终将药物的精华导入肾脏。

  督脉有“阳脉之海”之称,任脉有“阴脉之海”之称。这两条脉络形成了生命之海。于是课题组将这台仪器定名为“循经护肾治疗仪”。

记者:我听患者说治疗的时候,最明显的感受就是出汗,然后就一天天好转了,这是什么原理?

王铁民:你问到了点子上,人们都知道肾病、尿毒症患者要么没有尿,要么尿液不正常,有潜血,有蛋白,没有尿味。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肾病、尿毒症患者没有汗,全身毛孔打不开了,排不出汗。肾是排毒的,患者肾功能不行了,皮肤还可以排毒啊,但肾病患者不出汗,皮肤也排不了毒了。我们这个治疗仪,加上为患者辩症配制的中药,患者躺上去,十分钟,保证开始由手足冰凉到手足温热,然后开始出汗。出了汗带出毒素,就有救了,回为能在肾的排毒功能失常的情况下,帮助患者迅速地体内的毒素和多余的水分排出来。

记者:您这样说在中医理论上有什么依据吗?

王铁民:中医说肾主水,一旦它出现病变,就会导致水液在人体积聚,就像一潭死水,而阴盛阳必虚,此时,应以补阳为主,一来可以温煦水液,使其蒸腾气化,化之于无形;而来可以振奋阳气,使其推动水液在经络中循环以促其重新得以运化吸收或排出。我们课题组就是运用中医经络理论,选用督脉及足太阳膀胱经作为给药通路,取其阳脉之海,以阳制阴;疏通膀胱,以通为用的循经护肾疗法,就像茶壶里的水一样,下面加热水才会变气蒸发;疏通壶嘴,水才会溢出壶外的道理一样。

记者:我明白了,循经护肾,就是在吃药、打针这些用药通道都不行的时候,还可以用经络来治疗肾病,保护肾脏,效果还比吃药打针好,速度还快。

王铁民:没错,传统的治肾方法比较简单,大都采用口服、注射的单一方式,而“循经护肾疗法”增加了经络循环输送药物和针灸、按摩、敲击与肾脏相关的经络、穴位等,是三管齐下、三效合一来改变肾脏病理结构,清除毒素,提高肾小球滤过率,使患者的肾脏得到保护,功能得到激活。

记者:王院长,我能不能这样说,“循经护肾疗法”的治疗目的,就是让患者不透析、不换肾,最后恢复健康。

王铁民:是的,这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实话说非常难,虽然我们在一步步接近目标,但是目前还不能把肾脏修复到得病前的水平。可是我们现在可以做到的是:让患者在不透析、不换肾的情况下长期存活。于泽生就是例子,他的肾单位并没有全部修复,但是只要定期使用循经护肾治疗仪进行治疗,他肯定能像健康人一样正常的生活。

 

王院长谈“循经护肾疗法”的研究过程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肾病的?

王院长:94年,从那时起我开始专攻肾病。

记者:您是怎么研究的?

王院长:当时我重点翻阅了很多现代医学资料和中医古籍。中医在明清两代时达到盛世,其中有一本清代名医陈士铎编著的《辩证录》给了我很大影响。里面“夫医道之难也,不辨脉罔识脉之微,不辨证罔识证之变”这句话给我启发很大。书中记载了很多治疗水众、少尿、呕吐、心悸、淋证、癃闭(即小便不通)的方药,这让我慢慢认识到中医治疗肾病并非只有透析和换肾移植那么简单,在中医辩证观点中,肾病是多脏器病变,必须考虑到多脏腑病变和阴阳失调的问题,不通病型、以及同一病型不同患病时期的人,症状往往是不同的。

  比如尿毒症晚期患者往往具备虚实夹杂的特征,经过多年的临床研究明确了它的病因病机,以“脾肾亏虚,湿浊淤阻”来高度概括,而临床辩证中又多涉及到气血亏虚、浊蒙清窍,从而出现头晕、头痛、反应迟钝甚至昏迷等情况,所以治疗此病重点在抓主要矛盾,长期治疗。有的患者以脾气虚为主,有的患者以肾阴虚或肾阳虚为主,有的患者以肝肾阴虚、水湿内停为主,有的患者同时具有心肝脾肺肾五脏具虚而兼有高度水肿、搞毒素、湿浊淤阻的情况,有的患者以水饮等湿气为主而兼有淤的情况,有的患者以浊气独盛为主而兼有五脏亏虚的情况……

  临床辩证中必须要明确这些病症的主要矛盾以及兼顾其他,有的放矢,处方用药方显疗效,才能达到药到病除的目的。因此辩证用药在临床上非常重要,绝对不可用经验方,一种病开一个方,而是要因人而异,因时而异。

记者:那您又是怎么开始研制“循经护肾治疗仪”的呢?

王院长:因为研究一段时间后,我突然发现了一个这样的问题:当时中医治肾病主要以口服中药辩证施治为主,但随着病人病情的加重,许多尿毒症晚期患者出现了不能口服中药来治疗的状态,甚至有些病人用药以后出现了副作用,也就是临床中常见的高钾现象,当血钾超过6.0时,可以抑制心脏收缩,导致心脏骤停等风险,这样病人就不能再服药了。可是病人不服药又该如何治疗呢?这个问题整整困扰了我三年。

记者:那这三年您都做了哪些探索呢?

王院长:那时我还在北京,经常去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中日友好医院向专家请教,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与北京的肾病专家共同研讨,得到了这些专家的真诚帮助,并发起成立了课题组,结合现代医学成果,把怎样将中药的有效成分送到危重病人体内,作为研究的重点。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在一次国内肾病专业会议上了解到,青岛肾病研究院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历史悠久,设备先进,基础扎实,对肾病的认识独特。经过多年调查研究发现山东的肾病疑难顽症患者很多,这激起了我的斗志,我是山东人嘛!征得课题组同意后,我带着已有的成果,来到了青岛肾病研究院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继续研究,也想为家乡父老乡亲尽一份力。

  遍循医典,后来终于在一本中医典籍书中查到了“研究发现督脉与肾脏息息相通,而且督脉对药物的吸收阻抗低、脉络宽,渗透性强、通透性快”的说法,这给我了很大的启发,我突然想:如果把治疗药物从体外送给督脉,由督脉和足太阳膀胱经通过经络循环导入肾脏,又会起到怎样的效果呢?于是从那时起我和课题组开始改变以前的思路,依据“药物归经”的指导思想,找到了一条独特的用药渠道,后来就研制出了“循经护肾治疗仪”,形成了“循经护肾疗法”,并在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正式用于临床实践。

推荐阅读

肾病咨询

性别:
>> 请详细描述您的症状或写下咨询问题,我们将在2小时内与您联系!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病友咨询
      
    免费咨询电话:400-618-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