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静康肾病医院网站logo
首页 > 静康新闻 > “荷犁人”杜金行:辨证有方,百草何须神农尝!

“荷犁人”杜金行:辨证有方,百草何须神农尝!

——2018.05.16

    临近中午,杜金行教授终于可以在中西医结合心肾内科自己的诊室坐下来,喘口气。就在刚刚,他手中的一个病人总算退烧了。

据悉,在辗转找到杜金行教授求诊之前,这位病人已经反复发烧多日,西药用下去,热度退到38、39度,但转眼却又飙到近40度。他开的两剂方药,两天时间,让病人退了烧。

我们不免有了疑问:是否所谓的中西医结合,就是西医治不了的病,中医来治,而中医治不了的,则西医来治?

这个疑问,令面前这位学生眼中绝对严师的长者哑然失笑。

 

杏林躬耕,不拘一格“荷犁行”

    不久前,杜金行教授接诊了一糖尿病肾病四期患者,大量蛋白尿、尿排不出,浮肿十分厉害。

    据悉,这类疾病最易出现反复和高度水肿的情况,现代医学的治疗一般是服用利尿类的药物,但通常是治标不治本;而另一种为浮肿厉害的患者输入人血白蛋白的疗法,则费用较昂贵。经常有类似的患者,实在没办法了找来。

    杜金行教授编制了糖尿病肾病的中医“治疗指南”:一二期轻度者的给予清热养阴活血化瘀,三期出现蛋白尿的则加强补肾固涩,四期存在大量蛋白尿且水肿明显时就补益脾肾活血利水养阴,五期则加强排毒……

    这名患者经他施治,尿一晚上就下来了,心衰、全身浮肿的情况随之得到了明显改善。

    也有患者拿着CT、造影的结果前来,冠状动脉硬化,心血管狭窄已经达到90%,这时杜教授并不避讳告诉他们:“赶紧支架,不要拖了。”

这大概就是他选择中西医结合的初衷吧。不会偏颇的一味让患者进行中医或者西医的治疗,主动打破藩篱,一切以病症“得治”为目的。

    “中西医结合,其实就是一种优化的治疗方案。借助现代先进的诊疗技术,选取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哪个方案最合适、最有益,能够使患者的疾病得到最好的治疗,就选哪个!”杜金行教授说着话,右手掌做了个往下劈的动作,力道干脆利落,那是经年累积下的一种果敢和自信。

杏林40载,他如同一个勤勤恳恳耕耘的“老农”,不拘一格地去找犁地的“犁杖”,不管是家传的还是借来的,只要用着“趁手”,只要“杏林在旺”惠及更多人,他便二话不说“荷犁而行”。

 

家学无言,传承自在其心

     中西医结合的医生必须具备两套能力,一是完整的、系统的中医基础理论和临床能力,二是还要跟得上现代医学也就是西医的发展节奏。将两套体系融于一身,才能算一个合格的中西医结合的医生。

虽然杜金行教授一再谦虚的说自己算不得中医世家,但我们还是了解到一些故事。

 

    杜教授的祖母,是一位在多年实践中自学成才的“妇幼圣手”。当年,他的家乡周边村落,十之八九的婴儿们都是被祖母接到这个世上来的。

     在幼年的杜金行记忆中,祖母很厉害,谁家的媳妇胎动不安了,都来请祖母。而祖母过去后,单凭一套手法对孕妇腹部施以抚慰,便大人孩子俱安了。甚至祖母摸上一摸,胎位正不正、是男是女就都清楚了。如果谁家的孩子得了急症,祖母单凭针灸就可搞定。

    杜教授很少看到祖母用药,幼年的他认为祖母有一双“神奇的手”。当然随着年岁渐长,他知道了神奇的不是祖母,是中国传承数千年的医术。虽然祖母并没有刻意教过他,后来的他也并没有继承祖母的“专业”,但是传承从来不在于只言片语的教导。耳濡目染激发了他对中医的好奇和兴趣,奔波行医随传随到的“身教”让他知晓了治病救人的崇高。

正是这一种特殊方式下的幼承庭训,让他面临人生选择之时,毫不犹豫的报考了北京中医药大学,从此走上“行医问道”之路。

 

瓶水霄云,医道之“问”有其方

短短半个上午,诊室的门几次被人推开,有找杜大夫“看看”的,有跟杜老师约好了“来看看”的,有病房里的患者点名要他“去看看”小护士无奈来“抓人”的……而他无不好脾气地有问有答,他实在非常喜欢“看”病。

    “把每个病人都当做我的一本教材,治病也要读病。治病治一例,读病读透了,找到其中的‘道’,或许能够治一大类病……”杜教授“问道”,走的是致用务实的路线。

为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普及,杜金华教授极力推进中医的白话。用现代的语言诠释出古老复杂的中医理念,让受众、百姓能听懂,更重要的是让西医听得懂,首先能做到两方的理论是可以沟通的。

    他花了大量精力来做的另一件事,是细化中医的“术”。

    血管狭窄30%要怎么操作?狭窄50%怎么操作?

    胃火、胃寒、胃湿这些证候的治疗方法和步骤如何?

    中医治疗一个病证的方子可能有十个八个,医生用哪个?学生学哪个?

     西医有各种疾病的操作指南,但是中医没有。杜教授想做的,就是如同他对糖尿病肾病的中医疗法一样,给各类病证编制操作性很强的“治疗指南”,让医生可以按图索骥。

     面对一种病证多个方子的纷乱状况,他凭借自身多年“看病”的经验进行甄选,让学生可以学习背诵。

    “中西医结合治疗,关键在中医的‘术’上,不在‘略’上。中医从来不缺概念性的理论,少的是具体的细化的‘术’。我既然想到这一点,就想方设法也要实现!数千年传承下来的好东西,就摆在那里,我们找到正确的‘道’,才能用它造福更多的人……”

    谈及此处,杜金行教授双目湛亮。好医生的标准很简单:治病救人;好医生的标准又很难:要医术精湛、要医者仁心……而更有一群人,他们跳出了医生职业的范畴,跳出了病人诊治的视野,他们关心的是整个行业的发展,他们体念的是普罗大众的福祉。

不由让人念及唐代李翱的问道诗,“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霄水在瓶”——杜金行教授这一种对医道的追求,出于自然,行之至诚,令人起敬。

 

杜金行教授简介:

杜金行,现任中日友好医院中西医结合心脏内科主任医师,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医学硕士,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定期坐诊专家。

曾赴日本埼玉医科大学第二内科、日本聖玛利安娜医科大学难病治疗研究中心、日本富山大学研修。2005年起至今担任北京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内科兼职教授。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活血化瘀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及多家医学学会常委、委员、多家医学杂志编委。主编、主译多部专业著作,发表学术文章180余篇。

擅长心衰、冠心病心绞痛、高血压、心律失常、血脂异常及慢性肾脏病、失眠、胃肠疾患的中医特色诊治、中医理论挖掘及中西医结合一体化诊治,尤其是在心衰、胸痹、水肿、蛋白尿、血尿、糖肾、尿毒症、心肾同病等方面,有独到创新疗法。

据悉,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会定期邀请全国李平教授、杜金行教授等国内顶尖肾病专家齐聚一堂,为广大患者联合会诊、辨证施治,调整巩固治疗方案。

 

杜金行教授莅临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会诊案例之膜性肾病:

(杜教授为静康肾病患者把脉问诊)

1期膜性肾病患者:

杜教授您好!我是2012年查出肾炎的。在我们当地服用过中药,基本没什么疗效。还有我10年前体检时,查出尿糖高,医院说我可能患有糖尿病。我一直没在意,这么多年来,我也没治疗过。  

杜金行教授:

糖尿病诊断和治疗的依据,必须要依靠血糖的检查,仅查尿糖,不查血糖,是无法确诊为糖尿病的。

目前认为,出现尿糖主要与肾小球滤过率、动脉血浆葡萄糖浓度、肾小管重吸收的能力有关。建议你具体确诊一下,是否真的患有糖尿病。

你的舌苔脉象显示,舌质暗、苔白黄腻、脉滑略沉。针对你的病情,我为你开出含有陈皮、茯苓、炙甘草、炒白术、竹茹、仙鹤草等十余味的中药治疗方案。

我建议你采用雷公藤搭配中草药的方案,治疗慢性肾炎,这样疗效来得比较快。雷公藤的用量按公斤体重一半的量来服用。例如:体重80公斤的话,雷公藤的用量为4片。

 

杜金行教授莅临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会诊案例之慢性肾衰竭:

(杜教授为静康患者把脉,详细问诊)

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

杜教授您好!我今年去医院体检,查出血肌酐400umol/L,在我们当地门诊开了一些西药服用,没有什么疗效,现在血肌酐已经升到570umol/L。我很担心发展成尿毒症,杜教授,我的病还能治吗?

杜金行教授:

我详细看了你的病例各项指标,又结合你所描述的病情,目前你的双肾都出现了萎缩的情况,说明肾病的病史较长,但是却没有及时发现与治疗,导致肾功能持续恶化。

目前你的病情处于急速进展期,单纯的西药治疗,对改善你的肾功能基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而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的“循经护肾疗法”系统治疗,是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一体化原则,在改善肾功能方面有着不错的疗效!

另外,针对你目前的病情,我为你调整了治疗方案,去掉原有药方中的水蛭、芡实、白茅根,加入一味中药菟丝子,治疗方案以降血肌酐、改善肾功能为主,同时配合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的“循经护肾疗法”系统治疗,相信很快就能见到疗效。

 

据悉,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坚持“每季度一次大型中西医会诊,每月一次特色中医会诊,每天坚持中西医专家联合亲诊”,为全国各地的肾病患者创造与国内顶级肾病专家建立长期医疗保健关系的机会。

在临床治疗中,将肾病专家的口服治疗方案与“循经护肾疗法”外用治疗方案结合,让肾病患者感受到最佳治疗效果。 

想要预约杜金行教授亲诊的朋友,可以免费拨打专家热线:400-618-0700,还可以点击在线报名预约,届时将享受绿色就诊通道,全程由专业医生陪同引导,免除排队等待困扰。

肾病咨询

性别:
>> 请详细描述您的症状或写下咨询问题,我们将在2小时内与您联系!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病友咨询
      
    免费咨询电话:400-618-0700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