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静康肾病医院网站logo
首页 > 院长专页 > 王铁民医案传奇 > 【医案传奇之九】被误诊16年的狼疮肾

【医案传奇之九】被误诊16年的狼疮肾

——2015.03.13

1996年底,家住河南长葛的高秋芳还沉浸在订婚的喜悦当中,没有想到苦难正一步步逼近。

1997年初,高秋芳因双眼睑、双下肢浮肿住院,在当地某三甲医院,经肾穿刺检查,被确诊为“肾病综合征(具体类型不详)”,应用大剂量激素治疗,但病情未见改善。2000年,高秋芳的双腿疼痛难忍,当地医院确诊她为激素性双侧股骨头坏死。

为了治肾病,高秋芳家里已经债台高筑,现在又得了股骨头坏死,年迈的父母和脑瘫的孩子还需要她照顾,被病痛折磨的她一直在咬牙坚持。为了省钱,高秋芳经常到小诊所里开些偏方治疗肾病和股骨头坏死,身体越来越差。

实在撑不住了,高秋芳就去医院看病,但大夫一看她做过肾穿刺确诊为“肾病综合征”,在没有重新进行任何进一步检查和诊断的情况下,就给高秋芳开了药方,每次的药方也都差不多。高秋芳的病一直就这么拖着,一直到2012年下半年,高秋芳的病情越来越重,小便量日益减少,身上的浮肿却越来越厉害,最后竟然出现血尿,高秋芳夫妇陷入了绝望的恐慌中,他们觉得这个家要塌了!

尿毒症,为啥越透析越难受?

201211月,高秋芳已经几乎没尿了,出现了胸闷憋气的症状,双腿浮肿、又麻又痛,几乎无法行走,去医院一查:血肌酐599umol/L,血压高达170/100mmHg,当地医生说是尿毒症,只能透析治疗。

原来是尿毒症!高秋芳无奈接受透析治疗。一天一次透析,一连四次,高秋芳的不适症状不仅没缓解,反而出现了恶心呕吐、头晕头痛、皮肤瘙痒的情况!陪床的丈夫觉得不对劲儿,别的尿毒症病人都是透析前难受,一透就舒服,气色变好,媳妇儿为啥越透析越难受?眼看着高秋芳憔悴得不成人样了,他想到了青岛静康医院,早就听说这家医院治肾病、尿毒症治得好,而且跟别的医院治法不一样,之前一直拖着也没去,现在不能再拖了……

16年肾病终于确诊 王铁民院长辩证施治

20121222日,高秋芳在丈夫和嫂子的搀扶下走进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此时的她高烧38度,已经近一周没有进食,还不时地恶心呕吐,走几步路就呼吸困难,必须随身携带氧气袋辅助呼吸。高秋芳一天的尿量只有50ml(医学上认为24小时尿量低于100ml为无尿),尿液呈浓茶色,双腿疼痛,且持续浮肿,根本没法走路。

一看到高秋芳的病例,王铁民院长就觉得不太对劲儿,把脉问诊后他发现了一些反常现象:高秋芳确实有蛋白尿、血尿、浮肿等肾病综合征的症状,脉细数的情况也与阴虚型肾病综合征的脉象一致,但舌质暗、苔厚,与阴虚型肾综“舌红”的表现相冲突,甚至与其他气虚型(舌淡红、苔薄)、阳虚型(舌淡且胖,苔薄或腻)、风水型(舌红、苔白)、湿热型(舌红苔黄或腻,脉滑数)、淤阻型(舌淡或红,舌边有瘀点,舌下筋系瘀紫,苔薄黄或腻)肾综的舌诊都不同[];除此之外,高秋芳血肌酐高达599umol/L,但肾脏没有萎缩(左肾10.1*4.5*4.5cm、右肾9.7*4.1*4.4cm),却有严重的心衰和肺部感染,出现无尿的情况。

(王铁民院长为高秋芳把脉问诊)

根据多年临床经验,王院长判断高秋芳的病症不是单纯的肾病综合征,更像是系统性红斑狼疮导致的继发性肾损害,需要进一步检查红细胞沉降率、血常规、肝功能和自身抗体等指标以确诊。

血沉高于正常值、抗天然脱氧核糖核酸(ds-DNA)抗体和抗SM抗体呈阳性的检查结果证实了王铁民院长的判断,高秋芳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狼疮性肾炎,慢性肾功能不全,心功能级”。

循经护肾治疗三个月 尿毒症摆脱透析

确诊高秋芳为狼疮肾尿毒症患者后,王铁民院长认为,患者体内湿邪热毒炽盛,已经伤及心肺,必须紧急排出体内毒素;患者此时处于红斑狼疮的急性发作期,又多年服用壮阳伤阴激素治疗,阳气亢奋、内火旺盛,阴阳失衡,治疗应以清热解毒,凉血散痹滋阴为主。王铁民院长为高秋芳制定了“循经护肾疗法”配合紧急透析的系统治疗方案:一方面透析治疗紧急排出毒素,保护体内脏器;另一方面循经护肾治疗健脾益肾,控制原发病系统性红斑狼疮,从根本上治疗患者肾病。

王铁民院长利用循经护肾治疗仪,通过经络给药的外用方式将清热解毒、凉血护阴的中药直达患者肾病病灶,在不增加肾脏负担的前提下,缓解狼疮急性发作时热毒炽盛的病症;度过缓解期后,患者病症以虚为本,呈现气阴两虚之象,重在培补元阳元阴、益气养阴,扶正祛邪[],一步步控制了狼疮发作,最终达到去瘀生新、强健脾肾的目的,在治疗原发病的基础上,为患者修复受损的肾单位,从根本上治疗肾病。

治疗期间,高秋芳不再胸闷憋气,头晕头痛的症状也逐渐消失,饮食和睡眠一天天改善,尿量由50ml涨到1200ml,尿液颜色开始变为正常的明黄色。更让高秋芳欣喜的是,折磨她十多年的腿疼大大减轻。根据治疗过程中高秋芳的舌苔、脉象及尿液的变化,王院长为她适时调换药方,并逐渐拉长了透析间隔。三个月后,高秋芳拔掉透析管,成功摆脱透析。

误诊16 王铁民院长如何破解谜团?

       16年前,高秋芳做肾穿刺都没能正确确诊,王铁民院长是如何确诊她患有红斑狼疮、狼疮性肾病的?

(王铁民院长、孟艳玲大夫与高秋芳夫妇合影)

王院长指出,肾穿刺是通过活体检查确定肾病患者是否属于微小病变、轻微病变、轻度系膜增生、膜性肾病、膜增生性肾炎、局灶节段硬化等病理类型的检查。肾穿刺检查能准确判断肾脏的损害程度,但有片面性,它取出的肾脏活体只是微小单位,一叶障目,未必能全面把握患者的肾病病情。机器是死的,患者是活的,中医通过望色,闻音,问欲,切脉判断患者病情,能抓到检查中遗漏的蛛丝马迹:高秋芳的舌诊、脉诊与常理中肾病综合征的舌诊脉诊相冲突,再结合她的临床表现看,不会是简单的原发性肾病,进一步细化检查类别,最终能确诊她是系统性红斑狼疮引发的肾损害。

狼疮性肾炎病人高秋芳多年未确诊,贻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导致肾病加重进入尿毒症期,出现心衰、肺部感染等严重的并发症,需要更长的治疗周期和更复杂的治疗方案。在这里,王院长提醒广大肾病患者:肾病有原发性和继发性之分,如果肾病患者反复发作,久治不愈,一定要考虑是否是由其他原发病引起的肾脏损伤,治疗之前务必明确病因,才可进行治疗。



[]周志刚 孙媛 张静 王颖超《肾病综合征中医治法进展》

[] 伟,唐爱华,吴金玉,等.中西医结合分阶段治疗狼疮性肾炎32例[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09(19)1858.

肾病咨询

性别:
>> 请详细描述您的症状或写下咨询问题,我们将在2小时内与您联系!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病友咨询
      
    免费咨询电话:400-618-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