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静康肾病医院网站logo
首页 > 院长专页 > 王铁民谈肾病 > 王院长谈“循经护肾疗法”的研究过程

王院长谈“循经护肾疗法”的研究过程

——2009.12.01

王院长谈“循经护肾疗法”的研究过程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肾病的?

王院长:94年,从那时起我开始专攻肾病。

记者:您是怎么研究的?

王院长:当时我重点翻阅了很多现代医学资料和中医古籍。中医在明清两代时达到盛世,其中有一本清代名医陈士铎编著的《辩证录》给了我很大影响。里面“夫医道之难也,不辨脉罔识脉之微,不辨证罔识证之变”这句话给我启发很大。书中记载了很多治疗水肿、少尿、呕吐、心悸、淋证、癃闭(即小便不通)的方药,这让我慢慢认识到中医治疗肾病并非只有透析和换肾移植那么简单,在中医辩证观点中,肾病是多脏器病变,必须考虑到多脏腑病变和阴阳失调的问题,不同病型、以及同一病型不同患病时期的人,症状往往是不同的。

  比如尿毒症晚期患者往往具备虚实夹杂的特征,经过多年的临床研究明确了它的病因病机,以“脾肾亏虚,湿浊淤阻”来高度概括,而临床辩证中又多涉及到气血亏虚、浊蒙清窍,从而出现头晕、头痛、反应迟钝甚至昏迷等情况,所以治疗此病重点在抓主要矛盾,长期治疗。有的患者以脾气虚为主,有的患者以肾阴虚或肾阳虚为主,有的患者以肝肾阴虚、水湿内停为主,有的患者同时具有心肝脾肺肾五脏具虚而兼有高度水肿、搞毒素、湿浊淤阻的情况,有的患者以水饮等湿气为主而兼有淤的情况,有的患者以浊气独盛为主而兼有五脏亏虚的情况……

  临床辩证中必须要明确这些病症的主要矛盾以及兼顾其他,有的放矢,处方用药方显疗效,才能达到药到病除的目的。因此辩证用药在临床上非常重要,绝对不可用经验方,一种病开一个方,而是要因人而异,因时而异。

记者:那您又是怎么开始研制“循经护肾治疗仪”的呢?

王院长:因为研究一段时间后,我突然发现了一个这样的问题:当时中医治肾病主要以口服中药辩证施治为主,但随着病人病情的加重,许多尿毒症晚期患者出现了不能口服中药来治疗的状态,甚至有些病人用药以后出现了副作用,也就是临床中常见的高钾现象,当血钾超过6.0时,可以抑制心脏收缩,导致心脏骤停等风险,这样病人就不能再服药了。可是病人不服药又该如何治疗呢?这个问题整整困扰了我三年。

记者:那这三年您都做了哪些探索呢?

王院长:那时我还在北京,经常去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中日友好医院向专家请教,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与北京的肾病专家共同研讨,得到了这些专家的真诚帮助,并发起成立了课题组,结合现代医学成果,把怎样将中药的有效成分送到危重病人体内,作为研究的重点。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在一次国内肾病专业会议上了解到,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历史悠久,设备先进,基础扎实,对肾病的认识独特。经过多年调查研究发现山东的肾病疑难顽症患者很多,这激起了我的斗志,我是山东人嘛!征得课题组同意后,我带着已有的成果,来到了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继续研究,也想为家乡父老乡亲尽一份力。

  遍循医典,后来终于在一本中医典籍书中查到了“研究发现督脉与肾脏息息相通,而且督脉对药物的吸收阻抗低、脉络宽,渗透性强、通透性快”的说法,这给我了很大的启发,我突然想:如果把治疗药物从体外送给督脉,由督脉和足太阳膀胱经通过经络循环导入肾脏,又会起到怎样的效果呢?于是从那时起我和课题组开始改变以前的思路,依据“药物归经”的指导思想,找到了一条独特的用药渠道,后来就研制出了“循经护肾治疗仪”,形成了“循经护肾疗法”,并在青岛静康中医肾脏病医院正式用于临床实践。

> 循经护肾疗法”评审会纪实
> 尿毒症的临床表现是什么?

肾病咨询

性别:
>> 请详细描述您的症状或写下咨询问题,我们将在2小时内与您联系!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病友咨询
      
    免费咨询电话:400-618-0700